科学普及 - 科学与生活
你一定听过这些 破解有关雾霾的七个谣言
[日期:2018-1-23]
来源:
发布者:

    “雾霾含抗生素耐药性细菌,将导致药物失去作用?”“汽车尾气比雾霾天空气干净10倍?”“‘煤改气’是加剧灰霾空气的‘帮凶’?”……这些谣言比重污染天气还要更大范围地笼罩在全国各地,随着社交网络的传播,谣言已然难以止于智者。北京绿色传播联盟(北京市环保联合会、首都互联网协会、北京市新闻工作者协会)梳理出七个传播率高的具有代表性的雾霾谣言,向公众解疑释惑。

  谣言一:北京因雾霾严重污染,空气中含抗生素耐药性细菌,呼吸了这样的空气将导致药物失去作用。

  剖析:此类谣言借助公众对雾霾问题的高度关注,利用骇人听闻的说辞,曲解原意,吸引眼球,误导公众想象,制造社会恐慌,进而引发更广泛的谣言传播。瑞典哥德堡大学抗生素耐药性研究中心的4位研究者在《Microbiome(微生物)》期刊发表的论文《人、动物和环境耐药基因组的结构与多样性(The structure and diversity of human,animal and environmental resistomes)》,研究中提到,从北京一次雾霾天的14份空气样本中检测出抗生素耐药性基因。但是,论文作者之一拉尔森在后期接受采访时指出,耐药性基因、耐药性细菌、细菌的耐药性和致病性等是完全不同的概念,能否影响人体,要看很多条件。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抗感染科主任医师、全国细菌耐药监测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郑波教授介绍,雾霾对人类健康是有危害的,比如对心血管系统、呼吸系统等,但目前没有证据表明雾霾造成耐药性细菌或耐药性基因的流行,“环境中一直有耐药性基因,并不是因为有霾才有耐药性基因。”

  谣言二:网上曾流传一段汽车尾气测试视频,测试者头戴防毒面具,手持空气质量检测仪到尾气排放口测试,PM2.5数值从接近500降到了48,于是声称“汽车尾气比雾霾天的空气要干净10倍。”

  剖析:环保问题科学性、专业性强,普通公众了解不多。一些谣言就以貌似专业的“画皮”招摇过市,具有很大的欺骗性。其实,汽车尾气主要是氮氧化物、碳氢化合物等气态污染物,对PM2.5的贡献主要是二次污染转化,这是手持式PM2.5检测仪检测不出来的,更不用说这种检测仪的准确性还尚待验证。根据目前的科学共识,PM2.5大部分是通过二次转化生成的,在北京本地污染源中,机动车排放的污染物对PM2.5的年均贡献在30%左右,非采暖季要占到40%。

  谣言三:因为雾霾里存在硫酸铵才发布红色预警。

  剖析:此类谣言生搬硬套一些感觉十分“高大上”的专业词汇,牵强附会,逻辑混乱,以此蒙蔽不明就里的普通公众。该谣言关联伦敦致命酸性大雾,危言耸听,其实,伦敦雾致命元凶为高浓度二氧化硫,硫酸铵虽有害健康但急性毒性不大。而且,按照《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》规定,红色预警的启动条件为预测连续4天及以上出现重度污染,其中2天达到严重污染;或单日空气质量指数(AQI)达到500及以上,且将持续1天及以上时。硫酸铵不是发布红色预警的标准。

  谣言四:“煤改气”是造成北京地区“丰富水汽”的主要来源,是加剧灰霾空气的“帮凶”。

  剖析:此类谣言忽略了量的比较直接得出结论,言过其实,夸大了事物原有的影响程度。中科院大气物理所研究员王自发表示,按照我国当前的天然气消耗量计算,假如每年燃烧天然气产生的气态水全部转化成液态水,平摊在全国人口集中的东部地区(估算面积约360万平方公里),液态水的厚度仅占大气中可降水量的几十万分之一,影响微乎其微。又如,有文章称我国每年进口1000多万吨石油焦,“石油焦”是大气污染的罪魁祸首。其实,煤炭在全国能源消耗结构中远超过60%,而石油焦使用量少很多。从目前统计的200多万吨进口高硫石油焦来看,二氧化硫排放量应不足10万吨,约占全国排放总量的0.5%。再如,有人称“内蒙风力发电场和三北防护林使北方风力衰减,这导致了京津冀雾霾严重,雾霾无法被吹散”。丹麦科技大学和清华大学的研究结果表明,风电场对下游几公里到几十公里范围的地面风速有明显影响,但超过100公里之外,影响可忽略不计。以北京为例,北京距离内蒙古400多公里,距离张家口约200公里。所以内蒙古和张家口地区的风电不会对北京地区风速产生显著影响。

  

  谣言五:有人吐槽,北京有一次国庆黄金周期间车少但又有雾霾,不是说机动车是雾霾元凶吗?还有一种情况,采暖季都结束了雾霾又来了,不是说燃煤是空气重污染的主要原因吗?

  剖析:实际上,雾霾成因错综复杂,高污染排放是内因,不利气象条件是外因,复杂的化学反应机理是动因。在内因中,机动车、燃煤、工业、扬尘、秸秆焚烧等污染排放,以及区域传输,对雾霾产生的贡献会因季节、地域不同而存在差异或变化。北京发布过pm2.5源解析结果,但这是基于当时1年以上监测数据的结论,和每一次空气重污染的成因可能又是不同的。至于哪种因素扮演大气污染首因的角色,一定要有前提条件和限定范围,不能一概而论,应具体问题具体分析。否则,就可能犯盲人摸象、张冠李戴或刻舟求剑的错误。

  谣言六:儿童吸入肺里的雾霾比大人多。

  剖析:协和医院儿科万伟琳副教授表示,儿童与成人的肺结构相似,且肺活量低于成人,所以不存在吸入粉尘多于成人的说法。此类谣言利用公众关注自身和家人健康的焦虑心理,肆意编造、夸大雾霾影响健康的各类歪理邪说,撩拨、误导公众情绪。情绪就是谣言传播的助推器,促使谣言得到强有力的扩散传播。

  谣言七:媒体援引中科院某研究者一份北京PM2.5污染源解析的报告说,汽车尾气对北京PM2.5的贡献率仅为4%。

  剖析:其实,原论文除了提到汽车尾气直接排放的PM2.5粒子占4%,还提到二次无机气溶胶对北京PM2.5的贡献是26%,而汽车尾气贡献了二次无机气溶胶的很大一部分。中科院大气物理所研究员王跃思表示,如果以原论文的原始数据为基础,机动车对PM2.5的贡献总值达到24.5%。此类谣言本不是故意产生,但是由于在发布或传播过程中被误读,以至于发生传播变异,“变脸”为真假难辨的谣言。还有一些在学术层面没有被验证的观点,更不用说在科学界有什么共识,但通过各类媒体大量传播,之后也会引起很多误解。

  我们相信,只要科学家、媒体特别是我们普通公众能够共同抵制环保谣言,关注权威专家解读和权威媒体报道,考虑一下实验人员是否专业权威、实验条件是否严谨、发布渠道是否正规,做到尊重客观事实,暂勿直接转发扩散,就能够粉碎谣言,促进舆论环境的“天朗气清”,从而助力自然环境治理,最终找回绿水青山蓝天白云。